荒山变梨园 带火乡村旅游

2021-01-01 06:27:13来源:华西都市报编辑:刘波

永寿村的帐篷酒店。

邵升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伍雪梅 纪陈杰 摄影报道

“这条路是我们来了之后,村里最先改变的地方。我和驻村工作队见证了永寿的成长,也见证了自己的成长。”2020年12月16日上午,邵升一行人从宜宾市兴文县僰王山镇驱车出发,沿着一条宽敞的黑化山路,十几分钟就抵达了该镇永寿村翠冠梨产业基地。这样的一段路,几年前村民赶集需踏着泥巴步行2个多小时。

“太好了!看这长势,明年梨子的收成肯定很好。”抵达海拔800多米的基地时,山上下着小雨,看到一片片长势良好的梨树,邵升开心地笑了。

2015年8月到2019年5月,邵升在永寿村担任第一书记。虽然现在他已到邻近的共乐镇担任党委书记,但有空的时候,他总会“回家”看看。以前联系的贫困户现在过得怎样?产业有没有巩固起来?村民日子过得如何?……这些都是邵升离开后的牵挂。

村民生活蒸蒸日上

贫困户一年还了近10万债务

“老张,今天感觉如何?”走到曾经的贫困户张仲良家院坝里,邵升迫不及待地询问起来。今年70多岁的老张是老党员,前段时间受伤中风,邵升听说后专门回村看望。“这次看到老张状态好点了,终于放心点。”邵升说。

“老张的党龄比我年龄还长,要说帮助,应该是他对我的帮助更大。”在火炉前拉着老张的手,邵升回忆起刚驻村的时光。那时村民对他这名从市级机关下派的年轻人不认可、不理解,认为帮扶也就是“走过场”而已。可张仲良不这么认为,他利用自己在村里的威望,全力帮助邵升开展各项工作。“有一次我给他佩戴党徽,老人下意识地给我敬了一个军礼,让我非常感动。”

从老张家出来,邵升又前往新村聚居点。

“嫂子,最近过得如何?”听到邵升的声音,因病致贫的吴容从屋里跑出来,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开始分享生活的转变。“今天早上我们才卖了20多只土鸡,一只有五六十元的利润。”吴容说,2020年通过一家人的努力,已经将此前欠下的十几万元债务还了近十万元,日子有了明显改善。听到这里,邵升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邵书记,你回来啦!好久没有看到你了。”当天,站在路边的邵升还被开车路过的村民袁明文看见。袁明文停下车走过来和邵升拉起了家常。随后,他指着一旁带有苗乡特色的美丽新居对记者说:“以前村里砖瓦房都没几户,你看,现在这些小洋房修得多漂亮,住起多舒服。如果没有邵书记,没有那些扶贫干部,永寿村就没有今天的好日子。”

种梨树带来大收益

带动周边打造万亩产业基地

新村聚居点门前有一大片翠冠梨树,李全群一家是这片梨树的主人,也是永寿村的翠冠梨种植大户和带头人。她家的梨园从去年的20亩扩张到今年的118亩,按照一棵梨树能卖出100元的果子来算,再加上如今林下种植的蘑菇,预计高产期的时候,她家能有上百万元的产值。如果没有邵升,李全群的这片梨树地也许还是一片荒山。

“这棵树是村里的第一棵梨树,当时从附近村搬过来试种,现在它长得最好,也长得最大。”站在这棵有着特殊意义的梨树面前,邵升和李全群聊起村里产业发展的过往。

刚到村里工作时,邵升和村两委班子成员一起研究如何发展产业,最终确定通过短期乌骨鸡养殖、中期翠冠梨种植、长期乡村旅游发展的产业战略。乌骨鸡一年可以出栏3次,当年就见到了成效,但翠冠梨周期相对较长,能否成功是个未知数。

“当时我们邀请了省、市、县各级专家前来调研分析,最终根据永寿村的温度、湿度、光照等综合因素确定了翠冠梨产业。”邵升说,虽然确定了产业方向,但村民不愿意种植成了大问题。就在他焦虑的时候,李全群和其他几名党员站了出来,愿意率先试种。

“这些梨今年最高卖过20元一斤。”走在梨树林里,李全群高兴地向邵升介绍。她说,种植梨树前丈夫在外务工收入微薄,但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家里今年仅靠这些梨树就有了十五六万元纯利润,丈夫也担任了村里的技术员。

看到李全群家种梨逐渐有了成效,本村和附近村民都开始陆续种植翠冠梨。2018年,全村已有3000亩翠冠梨挂果,每亩收入达1万元。现在,几个村联动起来,万亩翠冠梨产业基地指日可待。

乡村旅游如火如荼

景区帐篷酒店成网红打卡点

在永寿村村口,有一个宽敞的停车场和一个现代化的游客中心。沿着公路往海拔更高的地方走去,是3A级僰人巨石阵景区,每天吸引着许多游客前来游玩。2020年夏天,景区里的帐篷酒店开业后,游客可以住下来,景区的夜晚也闹热起来。

见到邵升一行人走来,帐篷酒店总经理伏俊热情地迎上来。“邵书记,虽然开业受疫情影响,但是酒店还是受到了关注,已经是宜宾的网红打卡点了。”穿梭在帐篷式建筑和奇石景观相融的酒店里,大家看到,帐篷酒店由客房、茶室、大堂、餐厅、无边界游泳池、娱乐室六部分组成,有7个帐篷18间客房。“过段时间下雪了,估计还有很多游客前来观看雪景,生意会更好。”伏俊说。

“3A级景区的创建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驻村工作期间,我和驻村工作队全程参与了僰人巨石阵3A级景区的创建工作。景区资源评审过了、地征好了,在开工建设时我却调离永寿村了,这是我离开村子时最大的遗憾。”邵升说。

在邵升和驻村工作队对永寿村的长期致富规划中,旅游是核心。如今,这里每年举办的赏花节、采果节、乌鸡文化节、苗族踩山节等已成气候,每年要接待十几万人次的游客,部分村民也开起了农家乐。

当天,在离开永寿村前,邵升还去了一趟位于梨树林中的感恩亭,那是2016年永寿村退出贫困村时村民们自发修建的一个亭子。看到亭子旁挂着自己两年前写给永寿村的村歌时,邵升不禁哼唱起来:常回家看看,兄弟姐妹到永远,我的爱不变,我的心依恋,此生不改,是那永寿我的家……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