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流浪、亲人离世……三个武汉人的回家路

2020-03-23 07:19:58来源:红星新闻编辑:陈乐

“十年冇回家,天天都想家家,家家也每天在等到我,哪一天能回家……”

镜头的画面从一个城市穿到了另一个城市。背景音乐里,武汉音乐人冯翔依然温情地唱着那首《汉阳门花园》。

在深圳滞留54天后,武汉人余小果坐上了回程的动车,他一路用视频记录下了这段归途。配着这首《汉阳门花园》,打动着众多想要归家的人们。

日前,湖北、武汉地区疫情形势好转,多项回程政策发布。春光灿烂,樱花盛开,不少人开始在这个春天踏上了回家的路。红星新闻联系上3位近日启程返汉的武汉人,讲述他们的回家故事。

↑余小果踏上回程路

他从深圳返汉

“我相信武汉能振作起来”

讲述人:余小果(化名),31岁,小企业主

我是(1月)21号去深圳探亲,票是一月初就买好了的。当时,20号才开始说这个病很严重。在20号之前,身边的人都没有怎么在意,而且大家的朋友圈都说应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能很快就会结束。

因为20号说“人传人”,所以我21号走的时候戴了口罩,做好防护措施去的深圳。到了深圳之后,23号,武汉封城,才意识到这个事情很严重了。

我给深圳的社区做了登记备案,然后就在家里自我隔离了14天。这期间,每天都给社区上报体温,然后也会接到各种打过来的电话,有公安局的、卫生院的、疾控部门的,详细询问我什么时候到的深圳、坐的哪一班车、身体状况怎么样,住在什么地方等等,跟我核实很多信息。

大概在2月上旬,我看到信息可以申请回武汉,就去跟湖北的社区提出了申请,因为总住在亲戚家也不是很好。但当时社区说最好再晚一些时间回去,我的申请就没有批下来。等到2月下旬,我又申请了一次,还是没有成功。

3月初,武汉疫情好转,新增病例数已经降到了两位数,我就又申请了一次。当时是3月10号,这次社区接收了,让我先等通知。我想很快会有结果,就买了3月15号途径武汉的火车票。

但到了3月13号,还是没有结果。我打电话过去问,对方说申请的人比较多,让再等等。我通过单位去申请复工回汉,因为我在铁路仓库上班,也算是应急单位,所以第二天申请就下来了。

3月15号,我从深圳出发。因为有很多人其实都关心怎么回武汉,但不知道怎么回,我就在回去的过程中,录了一些视频,传到了网上。

视频从我出发开始,坐车到深圳的火车站,然后坐上火车,最后到达武汉,接着出站回家等,一路上的各个环节都在里面。

↑余小果抵达武汉

真到武汉的时候,其实还是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主要的问题还是未知,不管我从深圳出发,还是在武汉站下车,心里都没有底。说悲伤也不会太悲伤,因为你时刻都在关注武汉的消息。说难受也难受,车门打开的那一刻,第一次看到这么空旷的武汉,又不是个滋味。

很快,我还是觉得它会好起来,就像汶川地震后的足球推荐,足球推荐网:,我相信武汉也能振作起来,可能比以前更好。

我是很乐观的人,我觉得很快就能吃到热干面了,而且武汉也有很多餐馆在做一些热干面的外卖。等到我们大家都能够自由出门的那一天,去吃上热干面的时候,武汉就真的回来了。

他从成都辗转湖南

“两手准备,回家或拉货”

讲述人:刘高升,56岁,货车司机

我是跑货车的,老家在湖北荆州,为了跑车方便,这些年常年住在武汉。年前1月19号,我和老婆从武汉到荆州,然后拉上了一批冻品到成都。1月20号到的成都,之后就一直滞留在成都的一个大型货运市场里。

在市场里住了50天,每天在酒店。中途,跑车备的方便面和一些食物都吃完了,好在当地的社区和警察帮了我们大忙。直到后来隔离期满,解除隔离后,才能出门买一点生活物品。

当时想过要回湖北,但我们的车牌惹眼,加上当时新闻报道有个货车司机在高速上跑了很多天,最后在高速上都睡着了,才被人帮助安顿下来,我们也就不敢上路。

5e775035471bd_副本.jpg

↑刘高升的解除隔离通知书

3月份以来,湖北以及武汉那边的疫情好转了很多,很多地方的防控政策也在逐渐放开,我们考虑往回走。但我们没啥文化,也不是很懂一些流程。想的很简单,开着车先往回走,走到哪里是是哪里。

正好,成都这边以前合作过很多次的一个老板有一批货要往湖南益阳送,而且益阳那边疫情也好了很多。我想那里离武汉也不远了,货车不用跑空趟,还能挽回一点点在成都这么多天的花费。

3月10号,我们拉了一车鱼,买了一些土豆啥的就上路了。先一步一步往武汉那边靠近,等一解封我就能回去了。到时候回武汉或者回荆州老家,都差不多的距离。

我们开了24小时到了送货的地点,但城里面不让进。老板没办法,就让我们拉到在城外的一个村里的冻库下货。卸了货,我们就找了一个大马路边上,把车停了下来。

我们车上有一个小炉子,可以自己做点东西吃。车上有提前准备好的土豆、萝卜,从成都出发的时候我们采购了一大批。没办法,特殊情况,也没什么质量讲究,吃饱就行了。最近快10天了(3月20日),都在马路边上待着的。晚上说实话也睡不好,害怕偷东西的,怕有人偷油。

现在武汉还没有解封,解封的话,我就去武汉。如果一时半会解不了封,我是这样考虑的,如果湖南这里有成都的货,我还送到成都去。问题的关键是,湖北车现在装货还是有点不好装,有些人不相信我们。

只能先看一天是一天,看看后面有没有什么新的形势变化,车子没货的话暂时也不能动,因为一是要烧油,而是没有货的话也不知道去哪里。现在感觉自己都成了“流浪汉“了。有家也不好回,到外面,别人又觉得你是湖北的,有货不太敢给你装。

她从宜昌返汉

“团结才能抵抗病毒”

讲述人:魏薇(化名),37岁,自由职业

年前因为我妈妈要回宜昌看我姥姥,当时她买了火车票,但是那时疫情已经开始了。我担心她坐火车在封闭空间里会感染,就在春节前两天开车把她送了回去。顺便我也可以去看看住在宜昌的奶奶。

结果,回去后,第二天宜昌也封城了,就出不来了。

我奶奶是一个人居住,虽然我回不去武汉,但正好可以陪陪奶奶。特别是现在回想起来,幸亏那段时间,有我在奶奶身边。

送妈妈回宜昌,当时想的是快去快回,因为距离武汉也就300多公里,所以没有做什么准备,没有带衣服啥的。另外也着急回去,爱人和孩子都在武汉,但说什么当地也不让我们走,加上又是“鄂A”的车牌,大家看车的眼神都有点害怕一样,就更不让我们走了。

跟奶奶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其实还是挺开心的,因为要居家隔离,我跟奶奶每天都有自己的作息和时间安排,也算充实。而且两个人也特别聊得来,算是这么多年来我们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

这期间也有一些有趣的事。有一次我下楼去拿团购菜的时候,因为嗓子刚好有点痒,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被一旁的志愿者看到了。虽然当时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是第二天我就接到了社区的电话。社区阿姨对我各种询问,还加了我微信,每天在微信上问我的情况。

这其实是一个很小的细节,但都被他们关注到了,还是蛮惊讶的,也足见当地防疫的力度吧。

魏女士经历了亲人的离去。

我是3月中旬回得武汉,因为回去要有健康证明以及社区的申请证明,之前也经历了好几次申请被拒的情况。好在最后一次通过了,因为宜昌这边,社区工作人员早就知道我的情况。

回家只要有了这些手续还算容易,经过一路上执勤点的查验,回去还算顺利。

5e77502e8240c_副本.jpg

↑魏女士拿到健康证明

这次疫情,我们家也还是经历了一些变化。我在武汉的大姑父因为感染这个病毒在2月5号去世了。当时,大姑和大姑父两个人都感染了,可能我大姑父的基础病比较多,身体不是很好,年纪又大,就没有坚持住。

他们当时可能是出去买菜的时候感染的,然后开始发烧,吃了药也没见好转,最后才去的医院。两个人分别住在了不同的病房里。可能也跟最开始的重视程度有关系,拖的有点久。

↑魏女士经历了亲人的离去

我是2月6号知道的这个消息,因为我大姑还在住院,奶奶年纪也大了,考虑到家中的老人,一家人就商量着先不要告诉她们。直到大姑父去世了一个月,大姑才知道这件事。我奶奶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才知道的,她难过了好几天,整个人状态都很差。

对于病毒,如果说自己没有得或者自己身边其实没有的话,可能大部分人都没有很直观的感受,但是如果你有亲人得了,或者因为这个病去世了,你就知道这是一个特别悲伤的事情。所以我当时知道那件事的时候,那一天我的心情很差,我假装在睡觉,其实一下午都在调整自己的心情。要假装没有这件事情一样,跟奶奶继续说话。

这个事情让我很触动,因为疫情把大家都困在家里了,就算是我们知道了亲人不好的消息,我们也没有办法去安抚他们。这是一个特别遗憾的事情。

这个事情真的不要去怪谁引起的,或者是什么地方引起的,这种病毒真的是全人类的灾难。我觉得大家要团结起来才能去抵抗这种东西。如果你每天在抱怨或者是心怀怨恨,根本没有什么任何帮助。

在外武汉人如何回家?

此前,武汉最初对外公布的《武汉市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期间在外人员返汉工作实施方案》中提到,返回人员需填写《在外人员返汉申请表》向所在单位或社区提出返回申请。

3月10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决定开展湖北健康码发放工作。健康码分为绿码、黄码和红码。中、低风险地区持绿码人员,全省通行;高风险地区持绿码人员,按照当地防控指挥部规定出行。持黄码人员不予放行,持红码人员按疫情防控要求由当地收治、隔离。

另据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3月22日下发足球推荐,足球推荐网:进一步加强人员流动管理的通知显示,省内、省外人员返汉,按照 “谁主张、谁申请”的原则,即申请、即批复。省内人员凭健康码“绿码”通行,不附加其他手续。省外人员拥有外省健康码的,在进入武汉市境内防疫卡点时 “亮码通行”,即只需查验健康码、测温正常即予放行,不得要求另行提供健康证明(确实无法申领健康码的除外)、流动证明、流入地申请审批表或接收证明、车辆通行证等。

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

    编辑推荐